世界宁商网

甯氏家族剪影——美国宗亲甯顺景家史

 二维码 5986
作者:甯顺景来源:世界甯商网网址:http://www.nings.org
文章附图


  第三届世界甯商大会召开在即,届时甯氏宗亲都会齐聚一堂,共享盛会,共叙亲情。对于一些客旅他乡的海外同胞来说更是一次难得回归家乡、与亲人团聚的机会。


  近日,美国宗亲甯顺景应邀参加第三届世界甯商大会,并给秘书处分享了他家庭与成长的故事,有小家才能成大家,宗亲甯顺景的家史是甯氏家族的剪影,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虽过程有曲折与波澜,但也拥有了无限的光明与希望,宗亲甯顺景的家人坚持与生活抗争,也影射出甯家人勤劳勇敢、不屈不劳的美好品质,今天把宗亲甯顺景的家史故事分享给各位甯氏宗亲,希冀大家一起共勉与展望。


我的家史

原作者:甯顺

   199526日,家家户户正是热烈庆祝中国传统春节的时候。一架商用喷气式飞机在这个寒冷的夜晚降落在长沙黄花国际机场。有一名75岁的乘客,是他46年来第一次踏脚在他家乡;由于安排了一个忙碌的行程,他从西雅图提早一天到达香港,在他的大儿子的家里休息一个晚上,然后,第二天赶上另一班机到中国湖南省省会长沙市。这位老人是我父亲,他是湖南甯氏道可公的第二十二代孙;于1920年在湖南省浏阳縣永和镇出生。

  

  回想当年,我父亲在17岁时,他母亲刚刚去世。同年七月七日,日本军阀进攻卢沟桥,正式全面侵略中国。我祖父,隆渭公,只一个独生子,但义不容辞支持儿子和响应政府号召「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父亲挺身而出为「保卫国家、挽救民族。」辞别他父亲和亲人,离开浏阳老家参加了国民党陆军;开始了一段漫长艰苦的12年军人生涯。抗战八年,他献身军旅转战大江南北,在前方冒着枪林弹雨出生入死。在后方他考入「黄埔军校」湖南武冈分校接受训练。毕业后,并在军校训练新兵。


    1944年,日军沦陷湖南湘阴。年仅18岁,双亲去世的孤儿,郭德纯离家逃难到南京。1945年,日本无条件向美国及盟国投降。八年抗战造成了成千上万的中国士兵和无辜老百姓在战争中阵亡。我父亲的部队战友和他军校学生有不少在前线断送了生命。战争结束后不久,父亲在后方「南京军医院」探望伤兵,很巧合遇见了一位年轻漂亮的护士在值班照顾病人。托他的长官追问之下,知道了护士是郭德纯。后经长官做媒人;1946113日,长官充当我父母的结婚证婚人。一年后,夫妻两人的第一个男婴出生于江苏淮阴。

parents - Edited.jpg

   抗战胜利和平后的日子总算是国泰民安、歌舞升平的年代。那个江苏的小家庭正享尽天伦之乐,可惜,好景不常。我父亲的和其它部队接到命令需要立即部署战斗;原因是国共兩個政党爆发了全面内战。国军在战争中节节败退。美国参谋总长马歇尔奉美国总统杜鲁门之命,出使中国调解「国共内战」。国民党最终决策方案是党政府人员及军队和家眷全面撤退到台湾。


  在那撤退紧急关头时,可惜我父母不在南京。母亲的脚正在养伤走动不便,要长途跋涉从湘阴赶去上海——跟国民政府会合去台湾是不可能的。至于会合一支部队计划好去缅甸也没可能——因不单只要翻山过岭步行而路程实在太远。夫妻两人只好放弃那些念头。1949101日,新政权建立新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新中国建立后,我父亲,出于对家庭未来的担忧和担心家人的安全,决定自己先去香港打听消息和了解情况后再做打算。


  我母亲出自湖南湘阴名门望族,她是我外祖父郭仲官的独生女。不幸在3岁时,失去了母亲、18岁她父亲也相继去世了。湘阴沦陷后,她单独逃难到南京参加后方军队医院护士工作。21岁时,嫁给了我父亲——那是她生命的另一个转泪点。结婚刚3年,迫切的心情希望能与丈夫早日团聚。未来凶吉不知如何,但下定决心要去香港。由于不能继续管理郭家在湘阴文星古镇的房地产及祖田,她只好逼不得已暂时放弃——依依不舍告别亲人——带着两岁的小孩和一些简单的行李——让她堂姐妹的丈夫隐瞒亲人冒险护送她去香港。后来,他自己单独回湘阴。


   1950年初,甯家三口先后安全抵达英国控制的殖民地。他们与无数的中国难民群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白天在街上乞讨食物、晚上在临时帐篷睡。英政府恐惧中共的政治压力,迫使我父母亲及前国民党军人和眷属和支持者远离市区——集中安置去一个荒岛就是「調景嶺難民營」;让難民们去自生自灭。尽管生活条件很恶劣,我父母和其他难民总算有个地方可栖身的家。幸亏在难民营里有当地的基督教团体为难民提供人道援助和食物。作为一个蹒跚学步的幼儿,我也一度在難民營生活过一段时期;有路德会 (英语:Luthern Church) 的福利婴儿配方奶粉喂养过。

HongKong32.jpg

  台湾「僑務委員會」并没有肘手旁观。经英国政府准许后,侨委会立即开始救济調景嶺难民,给他们派发米票 (现金) 。记得侨委会每次派米票的时候,我要请假不上学,因为家人一早要搭公共巴士出发去西湾河码头后转小船往調景嶺。我跟着妈妈、哥哥和妹妹齐到难民营的大平排队领米票钱;下午很晚才回家。

91388984.jpg

91389053.jpg

  到上中学时,我与我的二哥在調景嶺天主教鸣远中学寄宿。巧合的是,周润发(香港知名男演員)当时曾在鸣远小学寄宿,小学就在我的宿舍旁。每天早上,未吃早餐前,我与其他宿舍同学和舍监在操场首先做体操。饭堂一天有三餐吃,饭菜要比家里好得多啊;我相好的同学常请我去校外吃东西。早上,所有的学生到校后,全体要排队立正唱三民主义。我在鸣远中学花了三个学期念论语和孟子;对中国儒家思想可算是有一点心得。少年时,在調景嶺那一段时期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MISSION_9_6 - Edited.jpg

  在70年代,甯家两兄弟长大成人,曾为「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英语: 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Latter-day Saints)俗称「摩尔门教」(英语: Mormon Church) 奉献了两年的的志愿传道服务。197511月,传道结束前,我回到前难民营为我监督的传教士去开地区会议。结束后,我特地拜访了鸣远中学两位夫妻老师,并把一本《摩尔门经》(英语: TheBook of Mormon)送给了现在是校长的邓老师。缅怀在1976年暑假,去美国之前留下了我的足迹在难民营每一寸土地上。調景嶺是我永远会怀念的小家乡。愿逝去的美好時光好好的存留於記憶中。


   1997630日,「九七回歸」香港主權移交中国之前,因为多种政治因素,港府迫迁調景嶺居民,全被安置到其它新区。后港府和建筑商配合进行大规模的开山填海工程项目,起建了无数商业和住宅高層大樓。这个风景如画的荒岛,过去一度是难民的避风港,现已经发展成一个交通方便和很繁荣的小城市。

  26833_1177541458859_7358739_n.jpg

  調景嶺的重大转变之前,甯家人很侥幸于1955年被安置在港岛东区的卫斯理村。这个是由卫理公会(英语:Wesley Church)拥有和管理的住房项目,包括40个全新的独立复式小屋。每个单元面积有20多平方米。每户人家都没有室内自来水和浴室,只有公用水龙头和公厕。尽管我们卑微小房子在陡峭的山坡上的居住条件不很理想,但周围自然环境和风景倒是挺好的。家门口,就可以欣赏港岛东区和中区的壮观景色、远眺九龙半岛的天际线景观、一览无遗的太平山顶日落美景、还可以陶醉维港夜景。


  虽然家父的军衔是前陆军团长,逃难到香港之后他却一直找不到工作。为了维持生计,在附近的村庄他挑着担子四处卖自制馒头和藤制品和卖火水。他挣的一点钱难以养活孩子们,幸好有路德会福利补给的玉米粉和奶粉。当食物都吃光了,我们的父母让我们去饮水充饥。因缺乏卫生条件并营养不良,所以我们头上有疖子、胃里有蠕虫。然而,小时候那些艰难日子总算平安度过了。


  基督新教牧师经常警告他们的羊群,包括我父母,一定要远离「后期圣徒」俗称「摩尔门教徒」。否则福利援助将立即被终止。尽管受到忠告,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父母邀请了两个年轻的美国摩尔门教的传教士来我们家。……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长老们:Elders Joel  L. DurrantF.Grant AllenJames W. RobertsThomas Opfar 经常来探访我们。

NING.jpg

  不幸的是,由于悟解,我们的邻居认为摩尔门教是邪教。甯家庭与传教士的来往,造成我们遭受邻居一系列新挑战——敌意和嘲笑。言语虐待经常指向长老门和我家人。传教士们不屈不挠勇敢地分享他们对「复兴福音」的见证。他们对甯家人有基督般的爱心,所以赢得了我父母的尊重和信任。


   1958928日,尽管来自几个邻居不断被挑剔、被指责、加上卫理公会房东的驱逐威胁——长老们在香港传道部的游泳池为我双亲和两个哥哥执行洗礼。自从家父宁死不屈的抗议行动在新闻报纸上发表后;房东牧师知难而退——不再干涉我们的宗教信仰——并停止威胁驱逐。稍后,当妹妹与我到八岁时,父亲替我们洗礼。在50年代末期,甯家庭成为了「先驱者」;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的中国皈依者之一。


  教会在香港早期没有主教粮仓,也并没有禁食奉献基金去帮助照顾本地教会成员短暂的物质需求。我父母很清楚知道传教士们并不能解除他们的贫困或改变他们的恶劣环境。然而,福音给他们提供了一些信心和希望。他们相信上帝可能会以某种方式拯救他们脱离困难的处境。

19596月间,家父拜访香港的南远东传道部会长希顿 (H. Grant Heaton);见面后,希顿会长同情我父母的贫困处境;并希望能帮助他们自力更生。不久,我父亲意外地收到了一笔小额贷款。由于希顿会长的善举,慷慨救贫和他高贵的姿态——标志着我父母在生活挣扎的转折点。我父母用这笔钱在自己家里开店做面条生意;孩子们一起干活,全是免费儿童劳工。甯家大小的生活总算比难民营好得啊。


  我親愛的母親在她3岁时,失去了她母亲;十八岁时,她丧偶父亲也去世了。一生中她勇敢地为自己的战斗而战,并优雅地接受了她个人的考验和悲剧。多年来,由于患有慢性心脏病、抑鬱症和緊張的生活狀態,她的健康逐漸惡化。过去,我母亲多次住院,但她总是好转。生活在贫困和苦难,另外,生活水平不足和保健不当的情况下,最終,1967217日晚上,母亲在醫院放弃了生命的斗争。她刚去世后不久,我来到医院看到她全身已经被白色床单覆盖着在床上。我跪在床边——最后一次亲吻我母亲冷冰冰的的手——默默的祷告,然后,很轻轻的说声再见。离开了医院之后,我开始首次感受到生离死别的苦痛滋味。

1953.jpg

  没有母亲在身边,生活从今以后就不一样了。我感到悲伤和空虚;我的心很难过。母亲那一年僅41歲就离开了我们;但我意识到她确实完成了她人生的使命,现在是她继续前进的时候了。我逐渐开始了解她的命运,似乎我更容易接受她的死亡。失去了母親,凭祂的温柔怜悯——我的悲伤和痛苦随着岁月的消逝——慢慢地充满了安慰和希望。凭着对神的信心,我相信一个永恆幸福的团聚肯定在未来会发生。过去,邻居反摩尔门教的情绪现在逐渐消失,歧视甯家庭的心态也被抵消了;甚至对待我丧偶父亲,和她四个年龄在1219岁没有母亲的孩子,似乎显得更富同情心和仁慈心。母亲去世后,我与二哥离开了調景嶺,转校在港岛西区另一所中文学校。


  在19705月,毕业后,没法出国留学。希望吸收社会经验和过独立生活,我便在外面找工作。男儿志在四方,1976823日,我侥幸终于远渡重洋出国留学。那时,24岁,还年轻,并没想过什么满怀大志。旨在希望充实自己,增加自己的学问,希望成为一个知识渊博的人。毕业后打算回港发展追求我的梦想。


  人算不如天算!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离乡别井——桥居异国至今已40余年。在美国,我住了7个州10个大小城市;一家六口于1994立足犹他州盐湖城。之前,在大西雅图区待了10年长。

pt2018_05_16_15_41_39.jpg

Collages14.jpg

  由于我与妻子异族通婚,令我两人在学校、工作地点及周围社区——曾经亲身体验彼一些白种人凌辱、蔑视及排斥。并且,在他们言论行为上、表现出种族歧视的态度。哪是因他们无知,不尊重自己或他人。无论我们遭受多少不愉快经历,只可唏嘘埋藏心底。尽管如此,并不影响我们的自我价值和自尊。


  自从皈依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信仰,家父忠实的在香港教会义工服务20多年。他一度是支会主教,曾在圣职定额组,分会,地区和支联会担任会长团职务。在1986年,从他的面条生意中退休后开始了在美国华盛顿州新移民生活。


  父亲与我们住了一年后,为了方便起居饮食,他搬到我家附近的公寓。虽然言语不通,还是想生活有一点规律,他愿意在教会的圣殿自助餐厅做兼职洗碗的工作每周20个小时。在业余时间,他每个礼拜一他搭公共巴士上西雅图买东西和中文报纸、礼拜天与我家人去教会参加英语安息日崇拜。他习惯早上去散步、喜欢练习中国书法、也喜欢与一些华人来往应酬。同時,开始撰写和编纂他个人和一些家族史。


  家父幼年时就紧紧牢记家训:『敬宗睦族、慎终追远。』在19901月,家父编印了《甯氏族谱浏阳永和世系》。他寄出到湖南亲人手里大概30多本。远在半世纪前,据家父(编者) 留言:

  「他的部队在19393月驻扎在益阳....当时他结识了县长甯苞 (竹云)。九月中秋节前,他的部队调迁邵阳。后取几天的假期他回去邵阳中乡、灵官殿、永譽堂拜访己卸职之宗兄甯苞。如此他能有机会去查看被收藏在祖先祠堂的甯氏族谱,得知楚昇公和他的家人在十七世纪中旬从隆囘迁移到浏阳。1940年夏天,他在长沙岳麓山收到甯苞信嘱合修族谱....未幾又有隆回宗兄甯祝三与他通信联系表达欢迎归宗、幸亏我爷爷隆渭公 (1889—1940) 临终前已将《湖南浏阳甯氏族谱》寄给我父亲。1941年夏修谱完成,他不便接家谱,祝三兄将族谱运送到隆回祖祠保管。


   1943年四月,我父亲已经在黄埔陆军军校十八期毕业。没有回部队之前他抽空去拜访没有见过面的祝三兄。从武冈走了一天到竹篙塘,抬轿子的送他到祝三兄的叔父甯三光宗长家里。饭后三光宗长陪他去学校拜见祝三兄。第二天去拜会祝三兄父亲有光叔。停留了三天拜会宗族、接受欢宴、浓情厚意非文字可以形容其万一。」原文已修改。


  湖南亲人很高兴收到我父亲编印的《甯氏族谱浏阳永和世系》。后数次国外长途电话与他们交谈中,家父建议合修族谱。这个提议迅速激发了湖南亲属的兴趣。族谱编委会义不容辞愿意共同参与續修甯氏族谱项目——百多名家族志愿开始搜集和记录活人和死者姓名及编纂家庭历史。他们孜孜不倦地地访问湖南、江西、四川、湖北、广西和贵州各省的几十个城市、县和乡镇,收集姓名和重要信息。


     19934月初,我父亲刚刚下班去赶公共巴士回家,一名女大学生的车在西雅图圣殿附近人行横道上不小心撞伤了他。被送往医院急诊室进行手术,医生在他的断腿里面安装钛螺丝。好几个月他不能走路。接受圣职祝福之后,他渐渐地完全康复并且回到圣殿工作。同时,他与甯氏家谱编委会甯同魁主修保持联系,还不断给于鼓励和慷慨的资金捐献。家父经济能力有限——只可以将他交通意外腿受伤的赔偿钱,拿出一部分交给编委会做印刷和其它费用。


  由于志愿者们的共同努力和辛勤工作,1994年底《齊郡甯氏蓮邵續修家乘》即将出版。不久,甯氏族谱十修庆典的时间和地点都安排好了。请柬和通告也发给了家族和各省、市、县和乡镇乡代表们。家父收到了邀请书后,做好了45年头一次回湖南家乡的行程计划。


  过去几十年,朝思暮想家乡;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飞机把我父亲安全送到长沙黄花机场。下了飞机,经检查后,慢慢地他与其他的入境旅客走出海关。他的侄孙们和其他亲人在机场热烈欢迎,帮他拿行李,护送他已准备好的车接他回家。凌晨3点抵达邵阳时,大概有二百名亲人在寒风中一直等,要迎接从美国回来期待已久的老人家。他们热情洋溢地欢迎他,为他献上鲜花和放鞭炮庆祝家族团聚。

Longwei Hunan_1995.jpg

     1995278日,家父由侄孙甯長根与甯萬檢陪同下——参加在隆回和邵阳分别举行——史无前例的甯氏族谱十修庆典。两天的活动吸引了数以千计男女老幼家族成员,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许多长途跋涉赶来参加盛会。大会嘉宾济济一堂聚集在一片广阔的空旷田野上;燃放湖南鞭炮助庆,有舞狮队表演取悦人群,还有游行银乐队演奏喜庆的音乐款待客人。更令人注目的是在隆回甯氏宗祠门口挂了一条红色的横幅—— “热烈欢迎静老从美国归来

20180928_140913.jpg

Pictures112.jpg

  由于家父作为《齊郡甯氏蓮邵續修家乘》荣誉主修、也是甯氏宗谱的最大捐赠者,告竣庆典时为表示对这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致敬,他应邀在讲台上向全体家族致辞。后家谱编委会敬送他《齊郡甯氏蓮邵續修家乘》全套。


   难以置信的奇迹是家父在回乡接族谱前腿部受伤能完全康复。期待已久,而能够顺利平安回祖国给了他无限的快乐欣慰。湖南之旅毫无疑问给了他极大的的收获,让他能与失散近半世纪长时间的亲人们欢聚一堂。


  前文提及1941年夏修谱完成,我父亲不便接家谱,由祝三兄将族谱运送到隆回祖祠保管。记得我父亲跟我讲过,在文革时期,哪位负责保管族谱的隆回老长辈在让他儿子去接管族谱时,曾吩咐他:家破人亡会丢了家人;你千万不可以掉了族谱。哪位晚辈后来挖一个洞并埋藏了族谱。

Untitled-1 copy.jpg

  甯氏血脉——从湖南回美国之后,我父亲便细心查阅《齊郡甯氏蓮邵續修家乘》。在记录上能追踪他的血脉及他前28代先祖:甯靜 (效和)隆渭興湘公、永秋公、啟元公、世夀公、朝貴公、再昌公、楚昇公、魁榮公、志洪公、宗侖公、祖源公、用文公、恩齊公、君惠公、子材公、永瑞公、添富公、則榮公、昌遠公、原秀公、道可公、開三公、明甫公、子相公、仲貴公、季祥公、時發公。


  有了族谱里面的资料,家父开始提取所有他的直系祖先辈及家属名字,大概有200个。然后每一个名字手写登录在家庭团体记录表格上。完成后他立即将62页表格寄到中国香港圣殿准备好做圣殿事工。由于后期圣徒的核心信念是能与祖先连结在天国成為永恆的大家族。因为我們認為家庭是生命的中心,且家庭關係不僅限於今生。因此我们很积极地探讨和考证祖先根源和保存谱。并且,后期圣徒在神的圣殿里——亲自或由子孙后代或别人——代替他/她的祖先和已故亲属或其他死者——去接受神圣的圣殿教仪。包括洗礼、印证夫妻之永恒婚姻及连结父母和子女等


   『孝』是我们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家父无私行为是务求以尽做有德行的子孙一颗孝顺之心——祈望已故亲属先人们会愿意欣然接受为他们在神的圣殿里执行的「圣殿教仪」。这种『敬祖』无私行为是广积恩德,出乎仁义,表达内心对祖先的爱『孝』。但那些不熟悉和不理解我們的信仰或其教义的人谴责我們的圣殿教仪事工。


   《旧约圣经》记术:他要将父亲们的心转向孩子们,将孩子们的心转向他们的父亲们。(玛拉基书 4:6) 我不禁想起,家父确实是玛拉基书所说的那些孩子之一。无可否认,我绝对相信有德行孝顺之心的湖南甯家孩子们——也受了以利亞之灵的引导下转向他们的父亲 (祖先)。要不然,我想不一定有1941年《湖南浏阳甯氏归宗隆回夏修谱》1995年《齊郡甯氏蓮邵續修家乘》。

20180928_142951.jpg

  19991220日,我父亲由家人和数位老朋友,包括希顿夫妇及我前香港传道部会长麦智理(Jerry D. Wheat)陪同下——拜访世界上最大的最完整的家谱资料检索中心「犹他盐湖城家谱图书馆」(英语: Family History Library, Salt Lake City, Utah)教会家庭历史部门高级主管 Richard E. Turely Jr. 亲自接待。父亲邀请我去简略讲解介绍《齊郡甯氏蓮邵續修家乘》印刷出版过程和它的来龙去脉;聚会结束后,我接受记者访问。全套甯氏蓮邵續修家乘移交家谱中心保管并制作微缩胶片档案。

20180928_143209.jpg


2000.jpg

   200018日,后期圣徒教会新闻 (英语: LDS Church News) 周刊全版发表了有关甯氏家庭历史的专题报导。中国香港圣殿会长哈迪 (W. Brent Hardy) 看了报章上的报道尤为兴奋——知道我父亲手中有整套《齊郡甯氏蓮邵續修家乘》——从我的电邮知道我父亲先前已提交62页的家庭团体记录表格寄存在香港圣殿。哈迪回复电邮说,他会邀请传教士们,尽快为我父亲的直系祖先辈及已故亲属洗礼。他的承诺令我激动万分、衷心感激他的帮助。由于当时尚没有教会家谱网站设立——不可能上网去追查我甯氏祖先和已故亲属的资料档案及——在香港执行的圣殿教仪进展情况——心里总觉得不很踏实。


   2008年,我成功地首次使用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的个人祖传档案(英语: Personal Ancestral File) 软件,为甯氏30代家族的名字创建了(GEDCOM) 档案。后上载到新建FamilySearch网站。该家谱网站能让我检查和验证每个先人圣殿仪式进展情况。FamilySearch家谱网站——用先进的科技将全套《齊郡甯氏蓮邵續修家乘》在201211月制作了17,586页数字图像。


    “FamilySearch过去被称为「犹他州族谱学会」—— 与全球100多国上万个档案库携手合作。在历史资料的保存上,是全球各档案库公认可信赖的领导者。FamilySearch 帮助人们与祖先连结。在影像拍摄、数位转换、保存、线上索引编制以及线上存取的科技应用与处理上是一名先驱者——运用先进的科技与保存技术,保护微卷、微缩平片和数位媒体上所储存超过35亿笔的影像..... 致力于保存人类家族的纪录。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是FamilySearch服務的主要贊助者


  为方便本土说英语的圣殿能顺利执行圣殿教仪事工,我特地将甯氏祖先们的名字——除汉字外附加罗马拼音打印在所有的「家庭档案卡」上面。于20088月中旬,约300名甯氏直系祖先辈及已故亲属——圣殿教仪事工在犹他州满地富圣殿(英语: Bountiful Utah Temple)全部完成。我感到万分满意高兴。


  北京奥运群星合唱——北京欢迎你,相约好了在一起....第几次来没关系,有太多话题。…. ” 这首歌百听不厌,令人感慨万千。我独自来北京是在97年冬季,到过天安门、紫禁城和长城。之后,我经营中美贸易时,回来北京好几次,全是匆匆忙忙;晚上下飞机后就入住酒店或立即转机。


  我与熊克难从小在香港长大、双方分别30多年——相约好了在200910月在北京一起重聚。老友能久别重逢实在是难得;更何况这次旅游全部开销他作東。聚旧后我们真的有太多话题。在接下来的两天里,除品尝地道北京烤鸭和当地美食;克难与我去参观了的景点有天安门广场、国家戏劇院、故宫博物馆、景山公园、天壇、鸟巢、古观象台、步行街、墩台、威嚴门、抗日战争纪念馆、卢沟桥等等。那次畅游北京文物古迹与文化资源和景点真是增广见闻、获益不少。


  两天畅游北京结束后,我们便前往湖南。短短的几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心里感觉很兴奋。这是我首次踏脚在我父母的家乡湖南。浏阳甯氏(楚昇公和他的后代)定居浏阳大概有350年历史。


  瀏陽市是世界烟花焰火之都。浏阳烟花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亮相——使世界屏住呼吸,观赏在北京国家体育场鸟巢顶部焰火燃放烟花,惊鸿一瞥。浏阳烟花响天下,天下烟花看大瑶。我想父亲定替他老家浏阳感到骄傲。


  来中国前几天,父亲给我在长沙侄儿的电话号码说如果到了湖南有时间,跟甯萬檢联系。在长沙的第1天,克难与我逛黄兴广场、漫游步行街、上岳麓山、访湖南大学。晚上,在湖南大剧院欣赏表演。梦想不到第2天,我庆幸能与浏阳家人见面,实在是很偶然,因临时碰上的机会并没有事先作安排。那天早上,我在酒店挂了一个电话给萬檢侄说我在长沙。我曾见过他与我父亲在隆回甯氏宗祠一起拍的照....出乎意料,不到半个小时他来到酒店....然后,我们3人出发去浏阳。


  我喜欢在YouTube听湖南长沙女歌手周笔畅_浏阳河2008唱这首歌曲——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几十里水路,到湘江。....” 每次听浏阳河,心里有一种亲切感。心在想,希望有一天,我能够去看看浏阳。


  这一天,在路途上我亲眼看到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几十里水路到湘江。我们乘达的车从长沙到了浏阳市的时候,萬菊侄派他儿子家凯来接我、克难与萬檢往永和镇。当车快到他家门口,家人燃放炮仗——热列欢迎(用传统浏阳式)我回家——连串的炮仗声响有好几分钟。获得如此热情的招待令我惊奇万分。


  萬檢给大家介绍,包括:春生堂哥、侄女美珍,立珍、侄長根、萬菊与媳妇周細許、侄孙家凯与媳妇王菲、外甥女張時珍、侄孙女家清三个小宝宝。彼此寒暄一番。全体家人和家福叔叔、我与克难等人聚集在酒家,齐齐享受一顿丰富的午餐。克难为大家拍照留念。回湖南之前,父亲没有告诉我还有哪么多的至亲住浏阳。

10-DSCN4946.JPG15-DSCN4951.JPG20-DSCN4956.JPG

  饭后,我们去甯家祖坟,离开萬菊家大概是两公里远。到了坟地后,侄儿们在忙着清理干净好祖坟,侄女们已经准备好拜祭用的元宝蜡烛;在坟地旁边家福叔叔燃烧有100多尺长炮仗。


  『敬天祭祖』—— 祖先拜祭是根深蒂固的中国风俗;敬天祭祖和拜祭祖先情节的传统存在成为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一重要部分。而且,在我國人的心目中,祖先在天之灵会庇佑自己及子孙后代。那些全不熟悉中国文化的人会认为拜祭祖先是迷信。


  在我祖父母隆渭公和佐興婆婆的坟前,萬菊烧一些元宝蜡烛给他们老人家。站在祖父母坟旁边,我默默的祷告——脑海里回想在198112月初....在犹他州普罗沃圣殿 (英语: Provo Utah Temple) ,我妻子与数位大学同学和朋友——为我祖父母完成所有的圣殿教仪事工。心里充满着喜乐和感恩!


  离开祖坟后,下午,在永和镇,我们去河边看工人采菊花石荒料及参观了一家菊花石制作品零售店。我侄儿安排了摩托车接送招蘭姑姑到萬菊家与我团聚。黄昏时,在他家里享用一顿浏阳家常便饭。饭后,侄長根邀请我们到他家里看看。晚上,家凯送我们三人回长沙。离开长沙前两天,我们去了克难父亲的老家常德;后来,我们前往湘西凤凰古城;一个富有民族特色和气质的古城,是湖南十大文化遗产之一,曾被新西兰作家路易·艾黎称赞为中国最美丽的小城。我觉得凤凰古城像世外桃源。

DSCN5265.JPG

  回北京之前晚上,在长沙的朝辉侄女与丈夫杨明霞和女儿杨甯带些手信来酒店看我。2天早上,萬檢侄与媳妇陳順芝、克难与我漫游坡子街。侄与媳妇坚持要送我们一些纪念品;他们的隆情盛意令我感动。家佳侄孙与我们一起在火宫殿吃早点。大家拍照留念——有谁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再会面?


  『尋根問祖』探讨和考证祖先的根源和保存族谱是维系家族血缘关系的主要纽带。2013818, 在浏览FamilySearch家谱网站,我喜出望外找到我母亲堂弟郭道西主编2006年《湖南省湘阴郭氏家族史全书》;共320页数字图

DSC04907.JPG

  确实是意料不到《湖南省湘阴郭氏家族史全书》数字图像会出现FamilySearch家谱网站上。我大概用了两三个月时间的努力直接在线提取名字。后来,打印汉字附加罗马拼音在所有郭氏家庭档案卡上;目的是准备好替郭氏祖先做圣殿教仪事工:

   20131210日晚, 在犹他州满地富圣殿我亲自作「施洗者」(英语: Baptizer) 285个先人洗礼——多亏了我支会的二十多名年青男女作「代替者」(英语: Proxy)。我妻子跟大女儿 (Laura) 也有出席;我支会主教和青年领袖欣然协助做证实礼和在洗礼堂轮流担任见证人。

     2014125日晚, 在同所圣殿里面, 我有幸与我妻子与我家人在「幔子」(英语: Veil) 的两边分享又次灵性体验….我和二儿(Jared) 轮流作施洗者,为288名甯与郭氏祖先和亲属洗礼。这次圣殿教仪事工能顺利——全靠我小女儿 (Jessi) 的协调安排25个来自她支会年轻的男女单身成人,及我支会的几个男少年作为代替者。我深深地感激他们付出宝贵的时间和无私服务。

  2015216日,我准备好了146家庭档案卡交给我博士儿子(Andrew),让他在犹他普罗沃圣殿为先人执行洗礼。....我谦卑地为我的子女们感到骄傲,他们的心转向他们的父亲们。


  记得小时候母亲想我过继改姓」但并没有得到父亲同意。过去几十年我坚持不懈在『尋根問祖』——总想知道在湘阴出生的母亲的根和老祖宗的历史背景。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了答案——因为FamilySearch家谱网站帮助我与郭氏血脉连结一起。我母亲郭氏的家谱树:德纯仲官、立庚公、先濂公、家光公、世偉公、顯公、遇賢公、應魁公、大貴公、有誠公、姚山公 (始祖)


  据史载:郭子仪(唐代名将)有七子八婿,而我湘阴郭氏是郭子仪长子的直系血脉后裔。在元朝时, 郭子仪长子后九代郭宣迁移到广东....在明万历年间, 我湘阴始祖姚山自广东南雄市落户湘阴。


  19501月,我母亲的堂妹夫冒险护送她和两岁小孩平安到达香港与我父亲团聚。母亲当时已经怀孕快要生我二哥。自离开湘阴后母亲可再没回家。

2016-01-25 00.43.50.jpg

   2016年春节前,没想到我会独自到了母亲老家,刚相隔66年。湖湘行是我首次与我湘阴表亲戚会面。在过去的两年光景,主要是我主动与郭立表弟联系;他是《湖南省湘阴郭氏家族史全书》委之一。后来,我继续跟郭立、义平表弟、祖魁表姐夫他们有多次电邮和电话联系——使我的梦想成真——我终于可以寻觅母亲在湘阴留下的足迹


   125日,益阳桃江薛总特派小杨开奔驰车送我湘阴。大概是中午时分车到达了湘阴县我远眺湘江....心里的的感觉像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里一样。而且,哪一些我为他们在圣殿接受洗礼的郭氏祖先——和亲属像是出现在眼前不远——他们在挥手热烈欢迎我。心里确实很感动,但只好让我的眼泪往肚里吞。我是怕小杨看到。表弟跟小杨挂了电话后,他将车停湘阴湘桥头旁边等郭立的车赶上来。很快我表弟就可以亲眼看到他德姑妈的儿子从美国回来;几分钟不到,我们表兄弟在桥头上互相拥抱起来

P1050357.JPG

  郭把我和小杨护送到酒店;后午宴他请客。所有湘阴表亲他都请来了一起团聚。饭后表亲祖魁、克平、郭立陪游览文星古镇。据克平说我母亲家旧房子就在文星古镇和湘江附近——说她年轻的时候常来文星古镇游玩。郭立带我去看我父母结婚时曾经住了几天的来安客栈.... 他说 (旧建筑已被拆) 过去的平房早已改建成来安旅社楼房。地点没有变,但面貌全非。


  据《湖南省湘阴郭氏家族史全书》载:大清帝国英法两国「首任公使」郭嵩焘 (先杞) 是我外高祖父郭先濂堂弟。郭嵩焘 (1818—1891) 与晚清三大名臣曾國藩、左宗棠, 李鴻章都是兒女親家。数年前,我曾花了一段时间去细读《湖南省湘阴郭氏家族史全书》。对有关郭嵩焘的人物描写,他家庭和历史背景的故事,我甚感兴趣。根据郭氏家人的文章和其他文献记录——嵩焘公一生历经坎坷,他顦顇弗忘忠愛的精神人格,與忠信直義、自立立人之儒者君子風範;更丰富增加了我对此人肃然起敬!


  在文星古镇,我们路过郭嵩焘的养知书屋故居郭立说建筑原来的旧外砖墙没有被拆除。郭立和祖魁陪同下我去看了湘阴郭嵩焘文体广埸施工现场。我们也参观了左宗棠纪念馆。


   25日晚宴,克平表哥请客。湘阴表亲和他们家人都请来了。晚宴前去拜候郭立的母亲。她丈夫郭星元是我母亲的堂弟,曾过继给我外公仲官公。我与郭立在言谈的时候,他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我家人于1956年在虎豹别墅 (香港) 拍的小照片;離我們家不遠。

1956.jpg

  那一张罕见照片,据义平20131021日的电邮 (除邮件外更附上原照片的扫描数字图像) 他解释:....记忆中,三十多年前听我妈妈说过,印象中大概意思是:“1949年你父亲给你住在湘阴县城衙正街的妈妈一封信。收信那天晚上,我妈妈抱着我姐姐正好去了你妈那里,方知姨父来信是要德姨妈离开大陆1956年你父母给我舅舅 (郭立父亲)一封从香港寄来的信和照片.... 我舅舅将信和照片交给了组织.... 大约十年前,县档案局在整理档案时才将原我舅舅上交的物件 (只有照片) 返回到郭立手中。....


   26日,我与郭立在酒店吃早餐。下午,在长沙的郭平表妹和表妹夫, 还有郭军表弟和表嫂,也赶到湘阴与我们大家在碧群表姐家里作客。饭后,郭军和表嫂送我回长沙。

mmexport1454106683407.jpg

   26日晚,义平在长沙火宫殿请客。除了在长沙的郭军和表嫂,碧群表姐在岳阳的大女儿峰芸和孙女顺顺也赶到.... 义平和郭立的儿子们与我山东好友孔峰也有出席晚宴。27日晚,因明早我要回美国,薛总请孔峰和我三人在小三不等位吃湘菜;晚饭后,长沙的順芝侄嫂和家佳侄孙与妻子周志扬和女儿沐瑶,专程到酒店探望。我很高兴家佳已经成家立室,有自己的小家庭。


  我发现在湘阴哪两天温度极端湿冷与美国家里的气候不一样;确实有点不习惯。但是,由于亲情、乡情、友情、.... 还有真诚的热情温暖了我的心;身体毕竟不觉得冷!我是真的很幸福.... 听了两天母语 (湘阴话),品尝碧群家里的湘阴特茶,喝喝我母亲的故乡水,也有表亲陪同下寻觅母亲在湘阴留下的足迹.... 只是快告别时——确实感觉到依依不舍——内心有点很难受的滋味要离开我母亲的故乡。


  回美后收到表弟的短信:滿滿的亲情滿滿的乡思。顺景哥此次湖湘行收获了很多也带来了很多。数十年郭氏家族念兹在兹之牵挂随此次相聚——得到因应。亲友团圆过大年的时刻即将来临,正月里祭祖拜先人之际,父辈祖宗或许可以接收到我们告慰的信息,在天国舒怀欢喜,加持庇佑!


   2017116日,从湘阴回美国又一年,刚好是春节前,我写: “周一清晨,家父年届97岁高龄在平静安祥的睡梦中回了天家。去到了幔子的另一边….在长达五十载的阴阳相隔后,我确定我父母这对爱侣终于在热泪和相拥的喜乐中重逢了。而我年幼不幸夭折的小妹妹也一定无比激动能够再一次被她的父亲抱在怀中….同样的,我的祖父母以及外祖父母——会热切地盼望着见到他们唯一的儿子和素未谋面的女婿。能够肯定的是,我母亲一定会非常高兴地介绍郭家族给她的丈夫。当然,我也知道会有许许多多甯家族的成员们会张开他们的双臂在灵的乐园迎接家父。现在,我恩爱的双亲可以在灵的世界与那些忠信的圣徒们——为神的救恩事工效力——带领灵魂归向祂。

1966.jpg

  据《摩尔门经》记录:「谈到灵魂在死亡与复活之间的景况——看啊,有位天使告诉我,所有的人的灵一离开这必死的身体,是的,所有的人的灵,不论善恶,都要被带回家,到赐给他们生命的神那里。于是事情将是这样,义人的灵被接到一种幸福的状态中;那里叫作乐园,是一种安息的状态,平安的状态;他们必在那里安息,不再烦恼、忧虑和悲伤。(阿尔玛书 40:11-12)


  我感到万分喜悦和安慰——因为我相信我的的双亲在那里安息,不再烦恼、忧虑和悲伤。此外,我相信甯氏与郭氏祖先和亲属们都能够平平安安在乐园一起安息。简而言之,无论是生与死,家父履行家训:『敬宗睦族、慎终追远。』我为我的双亲感到自豪——他们是堅定的、忠誠的后期圣徒。他们热爱祖国!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